全球十六条战略水道

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海军日益壮大,美国实施“全面制海”战略已十分困难。于是,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寻求“海上控制”,以图掌握全球16条海上要道,确保战时能封锁他国海上航运和海军力量,维护美军的航道,进而挤压、威胁敌国。 美国对海洋的控制,是通过庞大的军事基地网实现的。目前,美军在太平洋区域有完整的三线基地网,在大西洋区域建有完备的二线基地网。美军的意图是,战时通过控制全球16条海上要道,赢得对各大洋的控制权。

全球十六条战略要道:

在全球16条海上咽喉要道中,大西洋有7条:加勒比海和北美的航道、佛罗里达海峡、斯卡格拉克海峡、卡特加特海峡、好望角航线、巴拿马运河、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地中海有两条: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运河;印度洋有两条:霍尔木兹海峡和曼德海峡。

位于挪威与丹麦之间的斯卡格拉克海峡和位于瑞典与丹麦之间的卡特加特海峡是波罗的海通往北海和大西洋的门户,也是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出入大西洋的惟一通道。一旦控制了这两个海峡,也就等于掐住了俄波罗的海舰队的命脉,迫使其成为一支内海防御型舰队。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包括丹麦海峡和冰岛与英伦三岛之间的水道,是俄罗斯实力最为强大的北方舰队进入大西洋的必经之地。美军在它附近建有多个大型海、空军基地,战时可以有效地封锁俄北方舰队,使其很难进入大西洋。

巴拿马运河位于南北美洲最窄处,连接太平洋和大西洋。由此通行比经由麦哲伦海峡的航线缩短了5000—14000公里。对美国而言,巴拿马运河极大地便利了美国海军的调动。不过,该运河只能通过4万吨级以下的船只,美国现役航空母舰吨位都超过此限,因此无法通过。

直布罗陀海峡是地中海进出大西洋的惟一通道。在苏伊士运河通航后,直布罗陀海峡成为连接大西洋与印度洋、太平洋的捷径,被称为“西方的生命线”。西班牙罗塔海军基地是美国地中海舰队的根据地。美军可利用它随时控制和封锁直布罗陀海峡。

霍尔木兹海峡是波斯湾的出口,也是西方国家的石油“大动脉”。在波斯语中,“霍尔木兹”意为“光明之神”。一旦它被封锁或受到影响,西方世界将陷入黑暗之中。为此,美国不惜多次在此用兵,并在波斯湾的巴林基地部署了大量海军舰只。

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好望角航线对美军也是意义重大。苏伊士运河贯通大西洋和印度洋,承担着往来于欧亚两洲80%的海运任务,并且其水深可保证美国航母通行。曼德海峡位于阿拉伯半岛西部与东非岬角之间,是连通地中海—红海和印度洋的咽喉。失去了对曼德海峡的控制,苏伊士运河的作用也就降低了90%。好望角是众多超级巨轮的必经之地。尤其是一旦苏伊士运河关闭,好望角航线对美国来说将是不可或缺的。

西太平洋五大咽喉

在美国意图控制的全球16条海上咽喉要道中,亚洲占了5条。其中3条在东南亚,1条在东北亚,1条在太平洋东北海域。它们分别是马六甲海峡、巽他海峡、望加锡海峡、朝鲜海峡和太平洋上通过阿拉斯加湾的北航线。

8. 马六甲海峡是连接中国南海和印度洋的一条狭长水道,为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重要海运通道,号称“东方直布罗陀”。它西宽东窄,多岛礁、浅滩,战时极易被封锁。海峡的东南出口处就是新加坡,可直接控制该海峡。

9. 巽他海峡位于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和爪哇岛之间,平均水深远超过马六甲海峡,适于大型舰船、潜艇通过。目前,美军对巽他海峡的使用日益增多,第七舰队将它作为往来于太平洋和印度洋的重要航道。望加锡海峡位于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岛和苏拉威西岛之间,是西太平洋与印度洋之间的重要战略要道,平均水深达900多米,是美国核潜艇往来的常用航路。

10. 朝鲜海峡位于朝鲜半岛与日本本洲岛之间,是从日本海进出太平洋的要道之一(其余为对马海峡、宗谷海峡和津轻海峡)。朝鲜海峡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进入太平洋最宽、也是最重要的通道。宗谷海峡水浅峡窄,每年12月和次年4月还会封冻;津轻海峡位于日本北海道与本洲之间,易受制于人。因此,朝鲜海峡对于俄罗斯海军意义重大。美军在战时若能完全控制朝鲜海峡,就可把俄太平洋舰队困在日本海,使其无法进入太平洋。

六个美军基地虎视眈眈

英国地缘政治学家麦金德曾说:“谁统治了东北亚,谁就掌握了西太平洋,谁就掌握了亚洲的命运。”美军在东北亚存在的基石是日本。美国在日本有着众多的重要海、空军基地,其中最重要的是横须贺、佐世保和冲绳。

横须贺号称“东洋第一军港”,是旧日本海军的基地,也是美海军最大的海外基地和惟一的海外航母母港。驻扎在这里的“小鹰”号是美军惟一以海外基地为母港的航母。对美国第七舰队来说,横须贺基地的最大价值在于,它的海军修理厂能修理各种舰艇,包括航母。由于日本造船业技术水平高超,因此极大地提高了航母的在航率。横须贺作为航母基地,条件得天独厚,附近有厚木机场可供使用。横须贺海军基地是美军控制东北亚最强有力的支撑点。没有日本作为基地,美军防线将退到夏威夷。

位于朝鲜海峡南口东部、日本九洲的佐世保港,也是美国第七舰队的重要海军基地。1905年,日军在对马海峡全歼俄海军舰队,动用就是驻扎在佐世保基地的“联合舰队”。佐世保可谓朝鲜海峡的门户,扼朝鲜海峡,水深港阔,地势险要,是美军控制东北亚和西太平洋地区的重要基地。美军认为,佐世保比横须贺更加接近南中国海和印度洋,战时可以控制俄海军通往金兰湾的航线。因此,美军不断强化在此地的军力。佐世保和横须贺分别位于日本东、西海岸,互为犄角,是控制朝鲜海峡的“钥匙”,一旦有战事发生,这两个基地将构成美军的第一条战线。

对于马六甲、巽他和望加锡海峡,美国过去最重要的控制能力来自苏比克和关岛基地。

关岛地处美国—印度洋航线和日澳航线的交叉点,其阿普拉港可驻泊大型舰队,安德森空军基地可以起降B—2和B—52远程战略轰炸机。驻关岛美军飞机可飞往西太平洋的任何地点执行任务。关岛因此被美国称为太平洋“海上长城”的心脏。而菲律宾的苏比克则是从南中国海通往印度洋海上交通线的重要据点。美军认为,在关岛和苏比克两个基地投入最小兵力即可保证美国的利益。

1992年2月,美军苏比克海军基地租期已满,美军正式撤出菲律宾。但美军指出,在西太平洋地区,苏比克基地的作用是“无可替代的”,因而,美国积极寻求新的“替代品”。1991年10月,美国与马来西亚就租用卢木海军基地达成协议。1992年,美海军将从苏比克撤出的第七舰队后勤供应司令部迁至新加坡。原美军苏比克基地的职能将分别由关岛和新加坡樟宜海军基地担当。新加坡港是大型国际化港口,战略位置极为重要。其樟宜海军基地的规模虽不如苏比克基地,但港内军事设施十分完备,船坞可以修理航母,也便于舰队补给,加之地理位置优越,自然成了美军新基地的首选目标。对于美军强化对东南亚重要航道的控制来说,新加坡将起到极为重要的作用。

转载自:http://www.tianya.cn/techforum/Content/20/16792.shtml

发布者

长安旧梦

长安,金陵,甘城,波士顿,钱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