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余秀华还有浅颦

看完了《柳如是》的电影,脑子里映射出余秀华以及浅颦。都是绝佳的女子,按照钱牧斋的说法(或应是牧斋借如是的诗句)———— “桃花得气没人中”。还想起了我在金陵的日子,秦淮河畔和昆曲小调。 钱牧斋的思想是深厚的,不是任一个激进的爱国主义者所能够理解,特别是当时的情境,恐柳如是对他降清的做法同是一百个想不明白。陈子龙想的是前朝,而钱牧斋念的是传承文道。子龙以身殉国在当世留得美名,而牧斋降清遭人唾骂,位“江南四不肖”之首,但从捍守文脉的角度来讲,功不可没。

附:黄梨洲和钱牧斋是好友,我也有幸浅尝梨洲的文章,2010年亲赴余姚吊唁过先生,图若干:


发布者

长安旧梦

长安,金陵,甘城,波士顿,钱眼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