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余秀华还有浅颦

看完了《柳如是》的电影,脑子里映射出余秀华以及浅颦。都是绝佳的女子,按照钱牧斋的说法(或应是牧斋借如是的诗句)———— “桃花得气没人中”。还想起了我在金陵的日子,秦淮河畔和昆曲小调。 钱牧斋的思想是深厚的,不是任一个激进的爱国主义者所能够理解,特别是当时的情境,恐柳如是对他降清的做法同是一百个想不明白。陈子龙想的是前朝,而钱牧斋念的是传承文道。子龙以身殉国在当世留得美名,而牧斋降清遭人唾骂,位“江南四不肖”之首,但从捍守文脉的角度来讲,功不可没。

附:黄梨洲和钱牧斋是好友,我也有幸浅尝梨洲的文章,2010年亲赴余姚吊唁过先生,图若干:


吕晓宁: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转载自:http://www.inxian.com/20120113/38384  作者:吕晓宁

我在西安生活了多半辈子,户口和身份证都写着我在西安的居住处,我其实已经是西安人了。

尽管在西安生活了四十余年,但我仍然不能完全融入这个城市。

首先,我的西安话就不地道,哄哄外地人还可以,本地人一听就知你是外来户。前些日子在广州,问起我的西安话为什么不地道。我说,陕西话或西安话,和任何地方的方言一样,都有一个根,虽然我的陕西话不地道,但我都能分辨出来别人说的是关中哪儿的话。

正宗的西安话,是西大街的话,就是坊上的话。城南,特别是长安县的话,就与西安城里的话不一样。陕西关中以西安为界,分西府宝鸡和东府渭南,这两地的话也与西安话不一样。地道的陕西人都有一个明确的出生或生活地,他的话有一个具体地方的根。而我的话,却是西安和陕西关中各处话的一个大杂绘,地道的西安人一听就知道你的话没根,不是正宗的西安人或老陕。 继续阅读吕晓宁: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危机感

每一个企业家都有危机感。比尔盖茨有“微软离破产只有18个月”的论断、张瑞敏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心态以及任正非一直所担忧的“华为的冬天”。

“如履薄冰,只争朝夕”也是我入职时的期愿。

绵薄之力,救救孩子!

温家宝总理说:“我在网上注意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有的网民经过拍照上网来暴露许多流浪儿童的问题”。(查看原贴)

看到于建嵘教授发起的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感慨万分。为了能够更好的帮助这些孩子们,根据于教授的微博数据,我制作了这份《乞讨儿童分布图》(http://www.geoinformatics.cn/children)。现在仍然有大量的信息需要录入,如果您愿意尽绵薄之力,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请一道参与到地图的制作之中,可随时与我联系,方式如下:

QQ:9398730
微博:http://t.sina.com.cn/jakobzhao  (@长安旧梦)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www.geoinformatics.cn

进入地图界面,左侧为乞讨儿童的信息列表,右侧为地图模式。红色标记表示女孩,蓝色标记表示男孩或一群乞讨儿童。

点击标记可以显示该乞讨儿童的发现地点,发现时间,发现者的新浪微博用户名和其他描述信息。

用Google Earth打开地图数据

相关网站: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1932619445

http://news.longhoo.net/2011-02/06/content_5022408.htm

http://baike.baidu.com/view/5177456.htm

1948年微笑面对死亡的中共地下党员

王孝和,原籍浙江鄞县,1924年2月4日生于上海。194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1月进入美商上海电力公司。1948年4月21日,由于叛徒的出卖王孝和被捕。在牺牲前,王孝和先后写下了三封遗书,号召战友“为正义而继续斗争下去!前途是光明!”9月30日王孝和在提篮桥监狱刑场英勇就义,时年24岁。

转载自:http://news.ifeng.com/history/vp/index.shtml

我怕你们急于求成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张维迎教授

亲爱的同学们:

首先祝贺你们!经过几年的刻苦学习,你们圆满地完成了学业。你们有的拿到了博士学位,有的拿到了硕士学位,最低的也拿到了学士学位。并且,这个学位是北大的,这个学历是光华的。在中国,谁还能获得比这更牛的学位?

你 们来到北大,选择光华,是出于对知识的渴望、对人生价值的追求。我相信,北大没有辜负你们的期待,光华没有让你们失望!对你们一生来说,知识是重要的,但 仅有知识是不够的。智慧比知识更重要,因为只有智慧,才能使你们真正活得幸福。北大能给你们知识,但没有办法给你们智慧,因为知识可以来自书本,智慧只能 来自生活;知识是他人经验的积累,智慧则是自己经验的积累。这话是印度哲学家奥修说的,但也是我自己的人生体验,我愿意与你们分享。 继续阅读我怕你们急于求成

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

计划与市场都是资源配置的方式,并不带有制度的属性。市场经济确实比计划经济有更高的经济效率,但没有计划的自发式市场经济已经过时。市场具有盲目性和滞后性,政府由“守夜人”式的政府向实施宏观调控的政府转变已成为基本趋势。

我国主要能源,原材料消耗量大,但经济效益却相对不高。每吨标准煤的产出效率,我国只有785美元,相当于美国的28.6%,欧盟的16.8%,日本的10.3%。我觉得资源浪费是一方面,附加值低的产品较多也是一个主要方面。所以产业结构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凡是真正把用户放在心上的公司,都死掉了。Sun就是明证;凡是会忽悠客户掏钱的公司,都活的很滋润,Oracle就是明证。

有人参佛,有人悟道,吾一心向儒求理,至死方休。

什么普世价值都是不存在的。凡是讲什么普世的价值都不会有什么价值。

温总理常说,看中国的问题,要善于学会做乘法和做除法。看成绩要做除法,即使一个很大的总量,除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小数目;看问题则要做乘法,一个很小的问题,乘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大问题。

达尔文认为人类进化的分水岭是直立行走。可当初那个调皮的猴子为什么要直立行走呢?

BTW,如果人类是机器人,老聃在《道德经》里面讲到的“玄牝之门”就是很给力的装置了

难道人类不就是一种机器人吗?都担心机器人会毁灭地球,其实人类不也一样,只不过是人类对自身驾驭不了的另一种物种的恐惧。根本上说,也是对人类自身的恐惧和反思。

如果拉马克是正确的,那女人为什么要有处女膜呢?而达尔文主义者则更精妙,他们认为之所以人类有别于其他哺乳动物保留了处女膜,是由于男权主义选择的结果。而这样的解释忽视了母系氏族的存在,完全可以辩解道,母系氏族的女性可以天生就没有处女膜。而事实是我们大多数的祖先们都曾经历了母系社会。 继续阅读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

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至十九日)

“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 —— 苏轼如此评价韩愈。这大概是为君子的最高境界吧。

“长安韦杜,离天尺五。” —— 杜氏和韦氏是唐朝时期长安有名的望族,现在西安市的郭杜和韦曲就是这两大氏族当年聚居的地方。

梁启超可算是说了句大实话:“近来学界最时髦的话头是‘唯…主义’、‘唯…主义’,…. 我认为人生是最复杂,最矛盾的,整理即在复杂矛盾的中间,换句话说,真理是不能用‘唯’字表现的。”,他又补充了一句说“凡讲‘唯什么’的都不是真理”

读书愈多愈惑,审事愈无识,办经济愈无力。——颜元之《朱子语类评》

明末清初,有一个叫方以智的儒生写本书《物理小识》,里面谈到了时间和空间的问题,提出了“宙轮于宇”的命题,即“灼然宙轮于宇,则宇中有宙,宙中有宇”。这个说法比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的时间要早250多年,但是遗憾的是,这只是方以智迸射的思想火花,并没有做深入的分析。

理一分殊很大程度上强调了事物的共性,也就是事物共同之理,但是却进一步探讨不同事物的相对特殊性。理学家们抓大放小,忽略了广泛的中间地带。

学之术有二,曰致知,曰履事,兼之者上也。——王廷相

阳明先生“格竹寻理”的典故是心学批判程朱理学的一个主要实例,但这也不免牵强,说是格竹,只是看竹七日就能明其理吗?我觉得未必,即使当时的科技手段不如现在先进,但也需要不同的格竹之法综合使用。说白了,阳明先生只是想以此产生强烈的对比,凸显顿悟的重要性。

功到成处,便是有德;事到济处,便是有理。 继续阅读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至十九日)

不由得,说说心境。

远客坐长夜,雨声孤寺秋。
请量东海水,看取浅深愁。

愁穷重于山,终年压人头。
朱颜与芳景,暗赴东波流。

鳞翼思风水,青云方阻修。
孤灯冷素艳,虫响寒房幽。

借问陶渊明,何物号忘忧。
无因一酩酊,高枕万情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