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十六条战略水道

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海军日益壮大,美国实施“全面制海”战略已十分困难。于是,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寻求“海上控制”,以图掌握全球16条海上要道,确保战时能封锁他国海上航运和海军力量,维护美军的航道,进而挤压、威胁敌国。 美国对海洋的控制,是通过庞大的军事基地网实现的。目前,美军在太平洋区域有完整的三线基地网,在大西洋区域建有完备的二线基地网。美军的意图是,战时通过控制全球16条海上要道,赢得对各大洋的控制权。

全球十六条战略要道:

在全球16条海上咽喉要道中,大西洋有7条:加勒比海和北美的航道、佛罗里达海峡、斯卡格拉克海峡、卡特加特海峡、好望角航线、巴拿马运河、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地中海有两条: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运河;印度洋有两条:霍尔木兹海峡和曼德海峡。

位于挪威与丹麦之间的斯卡格拉克海峡和位于瑞典与丹麦之间的卡特加特海峡是波罗的海通往北海和大西洋的门户,也是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出入大西洋的惟一通道。一旦控制了这两个海峡,也就等于掐住了俄波罗的海舰队的命脉,迫使其成为一支内海防御型舰队。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包括丹麦海峡和冰岛与英伦三岛之间的水道,是俄罗斯实力最为强大的北方舰队进入大西洋的必经之地。美军在它附近建有多个大型海、空军基地,战时可以有效地封锁俄北方舰队,使其很难进入大西洋。 继续阅读全球十六条战略水道

保罗•肯尼迪:给奥巴马上一堂历史课

统治就是选择。

这是17、18世纪法国外交官留下的具有讽刺意味的名言。在他们看来,在一个混乱无序的国际社会里,选择重点相当不易。各国的统治者们——即使他们看似强大且处于优势地位——常常发现,自己不得不做出艰难选择。因此,及早考虑自己能够承受多大的重担,或许是更为聪明的做法。一位即将上任的亲王,或者一位议会制政府的新任首脑,或许会得到这样的建议:不宜一边全力追击国外恶势力,一边又在国内实施太多改革计划。决定取消——或者至少显著淡化——自己继承的某项政策,其实可能起到强化领导力的作用,因为它为推行其它雄心勃勃的计划留出了空间和精力。选择你的战斗和战场吧。

战线不宜太长

换句话说,不宜把战线铺得太开。在奥巴马任期的第一年,我常想到这条具有普遍意义的审慎原则。奥巴马难道真的认为,他可以在医疗、教育、气候变化、国家财政和税收领域推行重大改革,同时赢得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的胜利?如果由于华盛顿分散精力,导致了一无所长、各方面都很薄弱——或者大打折扣,或者目标仅实现了一半,甚或遭到失败——的惨淡结局,那该如何是好呢? 继续阅读保罗•肯尼迪:给奥巴马上一堂历史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