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中美有机会建成新型大国关系

香港中美聚焦网3月10日刊登名为《美中关系的未来》的文章,作者是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他在文章中称,当习近平今年秋天访美时,他的议事日程中必将包括他之前所说的“新型大国关系”。该表述仍不够清楚,一些美国人担心它是搅乱美国联盟关系的工具。中国学者则回应说它是一种真诚的努力,旨在避免让一个崛起中大国和一个既有大国发生危险的碰撞,正是这种碰撞导致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

文章称,展望未来,悲观主义者预测随着中国日益强大并谋求将美国逐出西太平洋,一场冲突近在眼前。一些人说,各方接纳各自的势力范围可以预先阻止这场冲突,美国应将其活动范围主要局限在东太平洋。但用这种方式应对中国崛起将毁掉美国的可信度,并导致地区内国家追随中国而非与之抗衡。相反,如果美国继续在西太平洋发挥影响,那么就能加强地区各国自发的抗衡反应,并有助于用一种鼓励中国采取负责任行为的方式来塑造环境。

文章说,对中国崛起的恰当政策反应必须在现实主义和融合之间找到平衡。当克林顿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首次考虑如何应对中国崛起时,一些批评人士曾主张在中国变得过于强大之前采取遏制政策。这一建议遭到拒绝,原因有二。首先,结成一个反华联盟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的大多数地区内国家都希望(并且现在仍然希望)与美国和中国都搞好关系。更重要的是,这种政策将不必要地造成今后与中国的敌对关系。正如我在五角大楼负责东亚事务时所说过的,如果把中国视为敌人,那它肯定会成为敌人。

相反,美国选择了一种可以称之为“融合与保障”的政策。美国欢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是美日安保条约也得到重新定义,以确保中国不会成为横行霸道的国家。如果中国到处耀武扬威,那邻国就将设法制衡中国的力量。从这个角度看,只有中国能够遏制中国。

这是在评价美中相对实力时的关键一点。正如阎学通在有关中国如何击败美国的著述中所写的:“要想为自己的崛起营造融洽的国际环境,北京必须发展比华盛顿质量更高的外交和军事关系。没有任何一个领先的大国能与世界上所有国家交好,因此中美竞争的核心将是看谁拥有更高质量的朋友。”在这一点上,美国处于从这种网络和联盟中获益的更有利位置。华盛顿有大约60个条约盟友,中国则仅有几个。

作者说,一些分析人士将中国视为随着国力增强、急于推翻既定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但中国并非像上世纪的纳粹德国或苏联那样是完全的修正主义国家。虽然中国参与创建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并发起了一些适合其需求的地区组织,但中国从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现有国际组织中获益颇多,而且并不希望毁掉这些组织。美国的盟友在帮助营造鼓励负责任行为的环境,中国也关心自己的声誉。

文章说,此外,技术和社会变化正在为全球的议事日程增添一些重要的跨国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代表着权力在各国之间转移,而且代表着权力从政府扩散开去。应对这些全球威胁将需要加强包括中国、欧洲和美国在内的各方合作。

中国渴望在东亚扮演更重要角色,美国则有一众需要它肩负防御责任的亚洲盟友。误判总是可能发生的,但冲突远非不可避免。此外,中国也承受不起像皇帝统治下的德国所采取的那种政策。政策太冒险就会使国内外的收益和稳定性承受风险。

文章说,换言之,与一个世纪前的英国相比,美国有更多时间来管理与崛起中大国的关系,中国则比当年的德国有更多的动力来约束自己。这提供了一个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机会,如果美国继续避免采取遏制战略、中国也接受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合法地位的话。美国和中国是否会设法发展这样一种关系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人为错误和误判总是可能发生的。但只要作出正确选择,冲突就不是无法避免的。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

  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简称中战会),也叫中国战略研究委员会,是全国性的综合战略研究机构。中战会为国家提供决策咨询和政策建议,与国内外有关政府机构、学术团体、非政府组织等建立有良好的合作关系,在国际社会享有“中国的战略智囊库”之称,在民间外交领域发挥着重要作用。其主办的《战略与管理》杂志,被国际社会誉为“东方的《外交事务》”。
  中战会名誉会长为开国上将萧克,会长为前副总理谷牧,高级顾问包括袁宝华、杜润生、澳洲前总理霍克、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日本前首相羽田孜、意大利前总理德米凯利斯等。中战会委员不但有大量权威、学术专家,还有中国各行业的优秀企业家,比如饮料行业的娃哈哈老总宗庆后、IT行业的阿里巴巴主席马云、电器行业的海尔CEO张润敏、化妆品行业的中佳信集团总裁良也、乳作品行业蒙牛主席牛根生、培训界的新东方总裁俞敏洪等等,目前,中战会课题组研究人员已发展到400余人,重大课题130余个,与海内外政治、经济和文化高层精英建立了广泛合作关系。
  中战会通过活跃的学术实践、立法提案、民间外交推动社会的改革与进步,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现代化进程、司法体制改革和政治体制进步发挥过重要作用。成功举办过“未来十年东亚合作与发展”、“未来东亚合作与安全”等国际研讨会,发起多次北京及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活动。2005年8月,为纪念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六十周年,与美国大使馆共同举办了“中美民间外交与战略同盟关系回顾学术研讨会”,积极增进中美互信。2006年2月,与人民日报海外版联合主办了“21世纪中国城镇化发展战略论坛”。产生的影响遍及海内外。

http://www.cssm.org.cn/html/index_gyzzh.html

全球十六条战略水道

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海军日益壮大,美国实施“全面制海”战略已十分困难。于是,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美军寻求“海上控制”,以图掌握全球16条海上要道,确保战时能封锁他国海上航运和海军力量,维护美军的航道,进而挤压、威胁敌国。 美国对海洋的控制,是通过庞大的军事基地网实现的。目前,美军在太平洋区域有完整的三线基地网,在大西洋区域建有完备的二线基地网。美军的意图是,战时通过控制全球16条海上要道,赢得对各大洋的控制权。

全球十六条战略要道:

在全球16条海上咽喉要道中,大西洋有7条:加勒比海和北美的航道、佛罗里达海峡、斯卡格拉克海峡、卡特加特海峡、好望角航线、巴拿马运河、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地中海有两条:直布罗陀海峡和苏伊士运河;印度洋有两条:霍尔木兹海峡和曼德海峡。

位于挪威与丹麦之间的斯卡格拉克海峡和位于瑞典与丹麦之间的卡特加特海峡是波罗的海通往北海和大西洋的门户,也是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出入大西洋的惟一通道。一旦控制了这两个海峡,也就等于掐住了俄波罗的海舰队的命脉,迫使其成为一支内海防御型舰队。格陵兰—冰岛—联合王国海峡包括丹麦海峡和冰岛与英伦三岛之间的水道,是俄罗斯实力最为强大的北方舰队进入大西洋的必经之地。美军在它附近建有多个大型海、空军基地,战时可以有效地封锁俄北方舰队,使其很难进入大西洋。 继续阅读全球十六条战略水道

任正非:一江春水向东流

千古兴亡多少事,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时候,妈妈给我们讲希腊大力神的故事,我们崇拜得不得了。少年不知事的时期我们崇拜上李元霸、宇文成都这种盖世英雄,传播着张飞“杀”(争斗)岳飞的荒诞故事。在青春萌动的时期,突然敏感到李清照的千古情人是力拔山兮的项羽。至此“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又成了我们的人生警句。当然这种个人英雄主义,也不是没有意义,它迫使我们在学习上争斗,成就了较好的成绩。

当我走向社会,多少年后才知道,我碰到头破血流的,就是这种不知事的人生哲学。我大学没入了团,当兵多年没入了党,处处都处在人生逆境,个人很孤立,当我明白团结就是力量这句话的政治内涵时,已过了不惑之年。想起蹉跎了的岁月,才觉得,怎么会这么幼稚可笑,一点都不明白开放、妥协、灰度呢? 继续阅读任正非:一江春水向东流

解放军战略规划部成立大会举行

新华网北京11月22日电(记者 李宣良)胡锦涛主席和中央军委日前作出决定,组建中国人民解放军战略规划部。解放军战略规划部成立大会22日在京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出席会议,对解放军战略规划部的成立表示热烈祝贺。他强调,要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决贯彻胡主席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着眼有效履行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使命,紧紧围绕国防和军队建设主题主线,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埋头苦干,扎实工作,不断提高战略管理和规划工作的科学化水平,为推进军队建设科学发展贡献力量

中央军委委员、总参谋长陈炳德一同出席。

解放军战略规划部是主管军队建设发展规划的职能部门,隶属总参谋部,其主要职能是:研究重大战略问题、组织拟制军队建设发展规划计划和改革方案、提出军队战略资源总体配置和宏观调控建议、协调解决跨总部跨领域有关问题、检查评估军队建设规划计划落实情况等。 继续阅读解放军战略规划部成立大会举行

poguy:气候变化与社会冲突

政权更替,社会动荡,原因何在?不仅社会学家在关心这个问题,气候学家也已开始对这个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最近几年,气候变化对社会的影响成为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交叉研究的热点之一,也是一个充满争议的领域。这也就不难理解,当著名的科学杂志《自然》最近发表了一项有关厄尔尼诺现象与社会冲突关系的研究后,在相关的研究者中所引起的激烈讨论了。那么,气候变化对社会演化到底有没有影响呢?这些研究对我们又有什么警示作用呢?

气候变化对社会影响的研究主要有两个方向:一是气候变化在过去的社会发展和演化变迁中的作用;二是预测气候变化对未来社会的影响。最近的几项研究表明,气候变化对于文明的兴衰、朝代的更替很可能有着重要的影响。比如,通过对古气候资料和历史记录的分析,香港大学的章典教授等发现:在气候寒冷时期,全球战争次数是温暖时期的两倍。另外,全球超过80%的国家及地区,寒冷时期的战争比例都比较高。对中国来说,在过去的一千多年里,发生的战争、大范围动乱和朝代更替大都对应着特别漫长的寒冷时期。同样,针对欧洲地区的研究也发现,1550年到1850年的“小冰期”与欧洲历史上发生过的猎巫事件甚至法国大革命之间都有着紧密的关系。 继续阅读poguy:气候变化与社会冲突

蒋介石:对李德哈特战略论研究之总评

蒋介石  中华民国四十九年六月八日【赵博注:公元1961年,正好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转载自:http://www.chungcheng.org.tw/thought/class08/0001/0032/0001.htm

一、李氏间接路线的战略思想,其立论要旨,是对世界列强争霸的国际战争之战略,而并非為国内革命战争的战略思想。吾人研究此书,应对此点特加了解,乃不致其对我今后反攻復国的革命战争的战略或战术思想,导致谬误。但该书间接路线的战略思想,其间实有很多足以适应於我今日国内的敌我情势者,并非不可採用。尤其是他的八大原理,在我反攻战术上,更可应用,当无貽误。故吾人在反攻復国的革命战争中,对此间接路线战略思想,自可随时应用,但决不能一概而论,认此思想為金科玉律而盲目崇拜之。须知俄共战争思想,本已依循此间接路线手段,以為其无形侵略世界阴谋之法宝,竟使其敌方无从捉摸,亦无法打破其阴谋。 继续阅读蒋介石:对李德哈特战略论研究之总评

什么是战略哲学?

转载自《学习时报》  屠春友

战略哲学作为一种思想,自古有之,其演变也经历了萌芽、发展和逐步丰富的漫长过程。但把战略哲学作为一个学科来建构,在我国尚处于初步探讨阶段,目前还鲜有相关的论著。

关于战略哲学的内涵,国内外存在着许多不同的看法。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观点有:战略哲学是“哲学在战略领域的具体应用”;是“关于战略领域矛盾运动一般规律的科学”;是“关于战略问题和战略理论的哲学观”;是“研究战略实践活动的内在本质及其一般规律的科学”;等等,生动地说明了人们对战略哲学认识的发展变化。

具体讲,战略哲学是一门研究战略的共同本质、普遍规律和一般价值的综合性的基础理论学科,是关于战略观和战略方法论的理论体系。这一界定表达了以下几个层面的思想:其一,战略哲学是人们关于战略活动的根本看法和观点,集中表现在战略观及其战略方法论上;其二,战略哲学是针对整个战略领域而言的,它所要揭示的基本内容,仅仅是关于战略的共同本质、普遍规律和一般价值,而不是具体战略领域的所有方面;其三,战略哲学是包括战略本质论、战略价值论、战略系统论、战略创新论、战略过程论、战略预见论、战略方法论等在内的一个系统的理论体系。 继续阅读什么是战略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