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中美有机会建成新型大国关系

香港中美聚焦网3月10日刊登名为《美中关系的未来》的文章,作者是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他在文章中称,当习近平今年秋天访美时,他的议事日程中必将包括他之前所说的“新型大国关系”。该表述仍不够清楚,一些美国人担心它是搅乱美国联盟关系的工具。中国学者则回应说它是一种真诚的努力,旨在避免让一个崛起中大国和一个既有大国发生危险的碰撞,正是这种碰撞导致了伯罗奔尼撒战争和第一次世界大战。

文章称,展望未来,悲观主义者预测随着中国日益强大并谋求将美国逐出西太平洋,一场冲突近在眼前。一些人说,各方接纳各自的势力范围可以预先阻止这场冲突,美国应将其活动范围主要局限在东太平洋。但用这种方式应对中国崛起将毁掉美国的可信度,并导致地区内国家追随中国而非与之抗衡。相反,如果美国继续在西太平洋发挥影响,那么就能加强地区各国自发的抗衡反应,并有助于用一种鼓励中国采取负责任行为的方式来塑造环境。

文章说,对中国崛起的恰当政策反应必须在现实主义和融合之间找到平衡。当克林顿政府在上世纪90年代首次考虑如何应对中国崛起时,一些批评人士曾主张在中国变得过于强大之前采取遏制政策。这一建议遭到拒绝,原因有二。首先,结成一个反华联盟是不可能的,因为当时的大多数地区内国家都希望(并且现在仍然希望)与美国和中国都搞好关系。更重要的是,这种政策将不必要地造成今后与中国的敌对关系。正如我在五角大楼负责东亚事务时所说过的,如果把中国视为敌人,那它肯定会成为敌人。

相反,美国选择了一种可以称之为“融合与保障”的政策。美国欢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是美日安保条约也得到重新定义,以确保中国不会成为横行霸道的国家。如果中国到处耀武扬威,那邻国就将设法制衡中国的力量。从这个角度看,只有中国能够遏制中国。

这是在评价美中相对实力时的关键一点。正如阎学通在有关中国如何击败美国的著述中所写的:“要想为自己的崛起营造融洽的国际环境,北京必须发展比华盛顿质量更高的外交和军事关系。没有任何一个领先的大国能与世界上所有国家交好,因此中美竞争的核心将是看谁拥有更高质量的朋友。”在这一点上,美国处于从这种网络和联盟中获益的更有利位置。华盛顿有大约60个条约盟友,中国则仅有几个。

作者说,一些分析人士将中国视为随着国力增强、急于推翻既定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国家。但中国并非像上世纪的纳粹德国或苏联那样是完全的修正主义国家。虽然中国参与创建了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并发起了一些适合其需求的地区组织,但中国从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贸易组织等现有国际组织中获益颇多,而且并不希望毁掉这些组织。美国的盟友在帮助营造鼓励负责任行为的环境,中国也关心自己的声誉。

文章说,此外,技术和社会变化正在为全球的议事日程增添一些重要的跨国问题。这些问题不仅代表着权力在各国之间转移,而且代表着权力从政府扩散开去。应对这些全球威胁将需要加强包括中国、欧洲和美国在内的各方合作。

中国渴望在东亚扮演更重要角色,美国则有一众需要它肩负防御责任的亚洲盟友。误判总是可能发生的,但冲突远非不可避免。此外,中国也承受不起像皇帝统治下的德国所采取的那种政策。政策太冒险就会使国内外的收益和稳定性承受风险。

文章说,换言之,与一个世纪前的英国相比,美国有更多时间来管理与崛起中大国的关系,中国则比当年的德国有更多的动力来约束自己。这提供了一个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机会,如果美国继续避免采取遏制战略、中国也接受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合法地位的话。美国和中国是否会设法发展这样一种关系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人为错误和误判总是可能发生的。但只要作出正确选择,冲突就不是无法避免的。

转载: 布热津斯基谈中华帝国一可怕特征

布热津斯基还特别指出,中国有很大的和居于统治地位的种族核心,这就使中国有可能每过一段时间间就能恢复其帝国。在这方面中国与别的帝国大为不同。其他帝国中人口数量少但受霸权主义驱使的民族,能够在一个时期内对人数比之多得多的异族居民强行统治并维系这种统治。可是,这类核心小的帝国的通知一旦被推翻,再要恢复帝国就不可能了。

人民日报刊文肯定中国模式 称其核心为中国制度

国内外媒体和学术界对于中国模式的论述日渐增多,但一般都是强调中国模式的经济成就,避谈中国模式的制度内涵,甚至贬损中国制度。其实国家发展道路的模式必然含有制度的内生动力。没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根本不可能有中国成功的发展模式。中国模式的核心是中国制度。

今年4月,胡锦涛主席在博鳌亚洲论坛2011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指出,“历史和现实都证明,实现经济社会发展,必须找到符合自身实际的发展道路。亚洲人民深知,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发展模式,也没有一成不变的发展道路。”这个论述,深刻揭示了各国根据国情选择本国发展道路的必然性。中国对发展模式的探索与选择,正是遵循了人类社会发展的这个客观规律。 继续阅读人民日报刊文肯定中国模式 称其核心为中国制度

绵薄之力,救救孩子!

温家宝总理说:“我在网上注意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有的网民经过拍照上网来暴露许多流浪儿童的问题”。(查看原贴)

看到于建嵘教授发起的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活动,感慨万分。为了能够更好的帮助这些孩子们,根据于教授的微博数据,我制作了这份《乞讨儿童分布图》(http://www.geoinformatics.cn/children)。现在仍然有大量的信息需要录入,如果您愿意尽绵薄之力,帮助这些可怜的孩子们,请一道参与到地图的制作之中,可随时与我联系,方式如下:

QQ:9398730
微博:http://t.sina.com.cn/jakobzhao  (@长安旧梦)
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博客:http://www.geoinformatics.cn

进入地图界面,左侧为乞讨儿童的信息列表,右侧为地图模式。红色标记表示女孩,蓝色标记表示男孩或一群乞讨儿童。

点击标记可以显示该乞讨儿童的发现地点,发现时间,发现者的新浪微博用户名和其他描述信息。

用Google Earth打开地图数据

相关网站:

“随手拍照解救乞讨儿童”官方微博:http://t.sina.com.cn/1932619445

http://news.longhoo.net/2011-02/06/content_5022408.htm

http://baike.baidu.com/view/5177456.htm

1948年微笑面对死亡的中共地下党员

王孝和,原籍浙江鄞县,1924年2月4日生于上海。1941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43年1月进入美商上海电力公司。1948年4月21日,由于叛徒的出卖王孝和被捕。在牺牲前,王孝和先后写下了三封遗书,号召战友“为正义而继续斗争下去!前途是光明!”9月30日王孝和在提篮桥监狱刑场英勇就义,时年24岁。

转载自:http://news.ifeng.com/history/vp/index.shtml

关天—大西安—渭北

1.1 关中—天水经济区

关中—天水经济区包括陕西省西安、铜川、宝鸡、咸阳、渭南、杨凌、商洛(部分区县:商州、洛南、丹凤、柞水一区三县)和甘肃省天水所辖行政区域,面积7.98万平方公里,2007年末总人口为2842万人,直接辐射区域包括陕西省陕南的汉中、安康,陕北的延安、榆林,甘肃省的平凉、庆阳和陇南地区。

1.2 大西安

《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从国家战略层面上提出将西安在2020年建设成为800平方公里、1000万人口以上的国际化大都市,“大西安”的总体规划将肩负起“建设大西安、带动大关中、引领大西北”的历史使命。规划对西安的产业布局定位为重点发展航空航天、电子信息及元器件、输变电设备、汽车及零部件等先进制造和旅游文化、商业物流、会展咨询、服务外包等现代服务业。 继续阅读关天—大西安—渭北

忽视地理学是中国近代悲剧的深层原因

近代,欧洲人追逐航海贸易走遍了全世界,并且大大深化了开放融合的意识,这些都与重视地理知识有密切关联。17世纪欧洲地理学家不断收集更新的知识,纳入地图里面,他们积极投入这个不断循环往复的回馈修正过程。而同时代的中国,却不屑于收集类似的知识,当时的中国文人就算写牵涉海外的历史书籍,地理书籍,也不是为了我们出去做贸易的人使用,这成为中国跟当年的欧洲最大的分别。这种分别也许就构成了后来悲剧性的交叉和撞击的深层的理由。 继续阅读忽视地理学是中国近代悲剧的深层原因

2010年度中国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年度排名

创业投资
**************************************************************
★ 2010年中国最佳创业投资机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 2010年中国投资最活跃创业投资机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
★ 2010年中国最佳募资创业投资机构:赛富亚洲投资基金

★ 2010年中国最佳退出创业投资机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

继续阅读2010年度中国创业投资暨私募股权投资年度排名

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

计划与市场都是资源配置的方式,并不带有制度的属性。市场经济确实比计划经济有更高的经济效率,但没有计划的自发式市场经济已经过时。市场具有盲目性和滞后性,政府由“守夜人”式的政府向实施宏观调控的政府转变已成为基本趋势。

我国主要能源,原材料消耗量大,但经济效益却相对不高。每吨标准煤的产出效率,我国只有785美元,相当于美国的28.6%,欧盟的16.8%,日本的10.3%。我觉得资源浪费是一方面,附加值低的产品较多也是一个主要方面。所以产业结构调整是很有必要的。

凡是真正把用户放在心上的公司,都死掉了。Sun就是明证;凡是会忽悠客户掏钱的公司,都活的很滋润,Oracle就是明证。

有人参佛,有人悟道,吾一心向儒求理,至死方休。

什么普世价值都是不存在的。凡是讲什么普世的价值都不会有什么价值。

温总理常说,看中国的问题,要善于学会做乘法和做除法。看成绩要做除法,即使一个很大的总量,除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小数目;看问题则要做乘法,一个很小的问题,乘以13亿,都会变成一个大问题。

达尔文认为人类进化的分水岭是直立行走。可当初那个调皮的猴子为什么要直立行走呢?

BTW,如果人类是机器人,老聃在《道德经》里面讲到的“玄牝之门”就是很给力的装置了

难道人类不就是一种机器人吗?都担心机器人会毁灭地球,其实人类不也一样,只不过是人类对自身驾驭不了的另一种物种的恐惧。根本上说,也是对人类自身的恐惧和反思。

如果拉马克是正确的,那女人为什么要有处女膜呢?而达尔文主义者则更精妙,他们认为之所以人类有别于其他哺乳动物保留了处女膜,是由于男权主义选择的结果。而这样的解释忽视了母系氏族的存在,完全可以辩解道,母系氏族的女性可以天生就没有处女膜。而事实是我们大多数的祖先们都曾经历了母系社会。 继续阅读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至十二月十九日)

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至十九日)

“文起八代之衰,道济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而勇夺三军之帅。” —— 苏轼如此评价韩愈。这大概是为君子的最高境界吧。

“长安韦杜,离天尺五。” —— 杜氏和韦氏是唐朝时期长安有名的望族,现在西安市的郭杜和韦曲就是这两大氏族当年聚居的地方。

梁启超可算是说了句大实话:“近来学界最时髦的话头是‘唯…主义’、‘唯…主义’,…. 我认为人生是最复杂,最矛盾的,整理即在复杂矛盾的中间,换句话说,真理是不能用‘唯’字表现的。”,他又补充了一句说“凡讲‘唯什么’的都不是真理”

读书愈多愈惑,审事愈无识,办经济愈无力。——颜元之《朱子语类评》

明末清初,有一个叫方以智的儒生写本书《物理小识》,里面谈到了时间和空间的问题,提出了“宙轮于宇”的命题,即“灼然宙轮于宇,则宇中有宙,宙中有宇”。这个说法比爱因斯坦提出狭义相对论的时间要早250多年,但是遗憾的是,这只是方以智迸射的思想火花,并没有做深入的分析。

理一分殊很大程度上强调了事物的共性,也就是事物共同之理,但是却进一步探讨不同事物的相对特殊性。理学家们抓大放小,忽略了广泛的中间地带。

学之术有二,曰致知,曰履事,兼之者上也。——王廷相

阳明先生“格竹寻理”的典故是心学批判程朱理学的一个主要实例,但这也不免牵强,说是格竹,只是看竹七日就能明其理吗?我觉得未必,即使当时的科技手段不如现在先进,但也需要不同的格竹之法综合使用。说白了,阳明先生只是想以此产生强烈的对比,凸显顿悟的重要性。

功到成处,便是有德;事到济处,便是有理。 继续阅读近思札记(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三日至十九日)

卡梅伦的纽扣

得体的穿着是外交场合的一项重要环节。每年的APEC都有着穿着民族服装的习惯,而今年将在日本举行的APEC却不再提及穿“和服”,很大可能是鉴于中日关系。言归正传,卡梅伦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也是英国历史上最年轻的首相。在竞选期间,他的太太萨曼莎·卡梅伦曾超越法国首先夫人布吕尼被评为全球最佳着装女性。我对穿着没有研究,只是想发篇博文问问卡梅伦首相系扣正装上所有的两粒扣子是否得体呢?

转载两段话来自(http://ftrui.com/article/113?page=2)

1) 2007年,英国GQ杂志将他提名为英国最佳着装男士(其编辑迪伦·琼斯后来出版了一本与卡梅伦的“谈话录”);另一位GQ编辑说卡梅伦是“明白新闻议程既由外表而定、也由言论而定的政客”。发人深省的是他运用这种知识的伎俩。
2)英国新任首相戴维·卡梅伦的着装仿效着奥巴马,在美国和他自己之间建立起潜意识的关联,暗示着英国有可能发生和美国一样朝气蓬勃的改变。… … 当然,这就假定了英国需要这样的改变,这一假定还有待证明。不过,无需证明的是卡梅伦对衣着是有心为之的,他声称他的衣着是由妻子挑选的(啊,同情我吧,不赶时髦的男人们!)。其结果也让人感到矛盾,有批评家认为他“为外表大费周章得过火”,这是个保守党人很想扭转的轻蔑看法。注意到了吗,当有人问到卡梅伦的衣着时,新闻发言人艾伦·山多力克(Alan Sendorek)竟然宣称“他压根不知道自己穿了些什么”。

PS:所以我只是觉得既然他谙熟着装礼仪,甚至用着装来打政治牌,那么,我们可以这么认为,他着装的每一个细小改变都是一个信号,诸如,那朵罂粟花,还有这粒纽扣。

杨奎松:“中国道路”的推广与夭折

“中国道路”在中国能够成功,纯粹是中国自身的内部条件和当时特殊的外部条件所造成的。相信这一道路可以用之四海而皆赢,在今天看来,实在是违反常识的一种一厢情愿
“中国道路”主张引发非议
1949年11月16日,新中国刚刚宣告诞生一个半月,就举办了一个国际会议,即世界工联亚洲澳洲工会代表会议。刘少奇以会议主席团主席的身份,并代表中共中央致开幕词。他在致词中首次提出了“中国道路”的概念,并概括了这条道路的基本公式。这就是:

(一)统一战线;

(二)共产党领导;

(三)武装斗争。

刘明白宣称:这就是中国人民取得胜利的基本道路,就是毛泽东的道路。他断言:这一道路,不仅在中国适用,对世界落后国家和民族也同样适用。因为,“在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如果没有这样的武装来保护自己,就没有人民的一切。”故中国革命的道路,也“是许多殖民地半殖民地国家的人民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民主所应该走的道路。”为此,他告诫与会亚洲各国代表称:重要的问题是要建立革命的军队。“在已经存在人民解放军的国家要为巩固这些部队而奋斗,而在没有建立这些军队的国家应当为建立这样的军队而奋斗。” 继续阅读杨奎松:“中国道路”的推广与夭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