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布热津斯基谈中华帝国一可怕特征

布热津斯基还特别指出,中国有很大的和居于统治地位的种族核心,这就使中国有可能每过一段时间间就能恢复其帝国。在这方面中国与别的帝国大为不同。其他帝国中人口数量少但受霸权主义驱使的民族,能够在一个时期内对人数比之多得多的异族居民强行统治并维系这种统治。可是,这类核心小的帝国的通知一旦被推翻,再要恢复帝国就不可能了。

忽视地理学是中国近代悲剧的深层原因

近代,欧洲人追逐航海贸易走遍了全世界,并且大大深化了开放融合的意识,这些都与重视地理知识有密切关联。17世纪欧洲地理学家不断收集更新的知识,纳入地图里面,他们积极投入这个不断循环往复的回馈修正过程。而同时代的中国,却不屑于收集类似的知识,当时的中国文人就算写牵涉海外的历史书籍,地理书籍,也不是为了我们出去做贸易的人使用,这成为中国跟当年的欧洲最大的分别。这种分别也许就构成了后来悲剧性的交叉和撞击的深层的理由。 继续阅读忽视地理学是中国近代悲剧的深层原因

地域经济发展模式到中国模式

不能算是一篇思路清晰的文章,只是自己片段的思路记载下来。市侩上有说以叶适为代表的永嘉学派乃当今温州模式的文化根基。盖不论国人有一旦发了一笔巨财便装饰门庭,修家谱赞盛世的传统,所谓“乱世扬武,盛世修典”,永嘉学派提倡的事功之学和当今温州的创业精神是有着交集的部分。而这种交集是如何产生的?是基于历史的传承深深烙印在温州人的心中,还是一种牵强附会,自当专家学者评断。

不过大家还是很容易看出温州,苏南,岭南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很不同的,再比如大范围的中国北方和中国南方亦有很多差异。不过当把这些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抽离开来并选择其共同点,也许就是今天我们大家所谈论的中国模式。读了冯兴元先生关于《中国的地方文化与地方经济发展模式的演化》的讲座,我深感受益匪浅。冯先生从文化的概念以及文化演变入手,谈到不同区域的文化,有谈到了不同区域的文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在冯先生看来,文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其次,在后来专家的点评中,又简要的提到了中国模式。这篇文章,从历史和地理入手谈文化,而后又总结发展模式是很新颖的,但是冯先生在谈论历史和地理对文化的影响上,略显得有些大支。前一段时间一直在看北京大学李孝聪先生的《中国区域历史地理》。我觉得这本书谈论历史和地理问题比较深入,以我浅薄的知识认为还是可以作为借鉴,然后可以更好的分析和总结地理文化现象。 继续阅读地域经济发展模式到中国模式

小小的思辨

一直想把www.yenching.org 买下来,毕竟自己活在燕京,吃在燕京,又学在燕京。所以一直在whois.net上面tracking 域名的到期时间。幸运的是发现2010年2月5号到期,盼星星盼月亮到了2月5号,没想到这厮又续交了一年管理费 👿 。说起来也挺牛的,到了最后一天才续费,真给我泼了盆凉水。

记得那天讲到人地关系,后来又思考了很多,其实地理学的研究主要就是围绕着人地关系展开的。而历史学又是在研究什么呢?司马迁在《太史公序》里有一句话,即“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 其中”究天人之际”也就是研究自然现象和人类社会之间的关系。很大的程度上,我们可以认为地理学和历史学有极为相似的研究目标。粗略地讲,地理学和历史学都是在研究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并试图探索其中的规律。只不过说,地理学更注重空间层面,而历史学更注重时间层面。其次,任何概念都有一个限度,关于地理学,按照钱学森先生的说法,其研究范围是自大气层到地表以下五十公里的人类活动的空间范围。而历史学的研究范围是自有人类文明以来的时间范围。

如此看来,地理学和历史学研究的目的是相同的,只不过是从不同的角度出发罢了。所以——

1)单纯从地理,或者单纯从历史的角度去思考问题,是不是就能最好的诠释人和自然之间的关系?辩证的看,如果缺乏历史学视角来研究地理现象,那么地理学将缺乏纵深,而如果没有地理背景去诠释历史问题,那么历史学将显得单薄。

2)历史地理和地理历史。更多的我们把历史地理做为地理学的一个子学科,该学科强调如何从历史的角度去解释有关自然地理、人文地理方面的问题。而关于地理历史,没有这个概念。倒是可以找到地理史这个概念,而地理史,可以理解为一种专门史。


读《人文地理学概说》之二 (中国人文地理学发展的历史回溯)

关于中国人文地理学的发展历史,李旭旦先生从战国时期的《尚书. 禹贡》谈起,由于禹贡记载了古代九洲的地理环境以及方域、土壤、物产田赋、交通等情况,李先生认为这是一部具有方志雏形的地理著作。《周易》提出了“视乎天文,以察时变;视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以及“仰以观天文,俯以察地理”等论点。

先秦著作《礼记.王制》指出:“广谷大川异制,民生其间者易俗”,这其实就带有了环境决定论的思想;孟轲在《孟子.公孙丑下》中则主张:“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的人定胜天的思想。荀况进一步提出了天人相关论,他主张人类应“制天命而用之”。在他的《天论》篇中发表了“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管仲在《地员》篇认为:“地者政之本也,辨于土而民可富”,已具有因地制宜的思想。东汉王充的《论衡.明雩》篇中说:“夫人不能以行感天,天亦不能随行而应人”,主张人和地各有规律,反对人地关系的绝对化。

北魏贾思勰在《齐民要术.种谷第三》(约533-544年)中提出“顺天时,量地利,则用力少而成功多。任情反道,劳而无获”的说法,已具有人类对自然应该合理利用的思想。“因地制宜”这个四个字虽然是《随书.经籍志》656年才提出,但是这种思想很早就被重视。唐代刘禹锡(772-842年)主张人地相关论,认为:“天与人相交胜”,“还相用”。

明末清初顾炎武(1613-1682年)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顾祖禹(1631—1692年)的《读史方舆纪要》都讨论了各地区和人地关联问题。《读史方舆纪要》虽然讲关山险隘,却一再强调人定胜天的思想。清朝刘继庄(1648-1695年)认为治学要解决实际问题及“天地之故”,即要求以人地关系来研究好分析学术问题。最后,李旭旦先生又指出,中国古代并没有系统的人文地理学著作,人文地理作为一门学科是近代从西方引进的。 继续阅读读《人文地理学概说》之二 (中国人文地理学发展的历史回溯)

崔溥漂流记 —— 朝鲜人之中国见闻

漂海录
崔溥(1454年~1504年)字渊渊,号锦南,明朝朝鲜全罗道罗州(即今韩国务安郡)人,24岁中进士第三名,29岁中文科乙科第一名,1487年任朝鲜弘文馆副校理(五品官员),奉王命赴济州岛执行公务。明弘治元年(1488年)闰正月初,因其父去世渡海返家奔丧,与同船的从吏、护军、仆人、水手等42人,不幸遭风暴袭击。漂流海上14天,依靠“或细嚼干米,掬其溲溺以饮”维持一线生命,最后漂至“大唐国浙江台州府临海县界”(1940年三门建县前分别属于临海、宁海两县)。在中国官员的押送下,从宁波沿着运河北上。一路上过驿过闸,历时44天,成为明代时行经运河全程的第一个朝鲜人。崔溥回国后,立即奉李朝国王之命撰写经历日记,七天后向成宗进呈。此日记是谓《漂海录》,是明代第一个行经运河全程的朝鲜人的逐日记录,生动形象地展示了当时大运河的交通情形和沿岸风貌,富有史料和学术价值。

崔溥的墓

崔溥行经运河,事地人物,皆属新鲜,因此对所见的一切似乎皆有兴趣,处处留意,细心观察,甚至进行比较,作出自己的判断。崔溥所记运河一线,各种地名多达600余个,其中驿站56处,铺160余处,闸51座,递运所14处,巡检司15处,桥梁60余座。值得注意的是,很可能是由策彦这类贡使编写并对后世经商路程书有着明显影响的嘉靖十四年的《图相南北两京路程》,记录地名近300个,所载运河交通情形差可比肩《漂海录》,但完全没有铺的记录。至于明后期中国商人为经商方便专门编写的路程书,只为有裨日用。隆庆四年(1570年)徽商黄汴的《天下水陆路程》和天启六年(1626年)徽商憺漪子的《天下路程图引》,关注地名和里程,专记驿站和闸名,其余事项很少。可以说,无论是在崔溥之前还是之后,无论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时人有关运河沿线交通情形的记载,还从未见有如崔溥的《漂海录》那样详细具体者。 继续阅读崔溥漂流记 —— 朝鲜人之中国见闻

波士顿随记之二 “没有烟抽的日子”

说不上什么随记,在波士顿该去玩的地方和节日都没有赶上场子。6月初的中国龙舟赛,中旬的国际帆船赛,7月4号美国独立日的烟花,还有7月中旬法国国庆日的party。一个个硬生生得给错过掉了。同住的jenny lee时常问我,这就是你的life style?我告诉她,其实也不然,只是最近忙,想珍惜这段时间做出点东西。

说说在哈佛CGA的成果吧,参与合作了Timeslider,大家可以去google code试用,毕竟是alpha版本,还有很多不知之处,也希望大家多提意见,不过在做TimeSlider的过程中对ISO8601 以及 Gregorian和Julian calendars有了很好的了解,对以后制作和时间有关的程序是个很好的帮助。其次,就是做了基于GeoDjango的后台支持系统,这个东西花了俺一个多月的时间。程序基本搞定,是我自己还是做了很多的hacking,那天在Wendy的组织下,在哈佛做了次presentation,看得出大家对GeoDjango和我做的东西还是感兴趣的。最近我再次温习了Mapnik以及一些关于仿射变换的资料,希望在summer end之前做出一个online georeference的demo。 继续阅读波士顿随记之二 “没有烟抽的日子”

关于时空结合零散的思路

准备对中国古代佛寺进行一些研究。因为中国的佛寺自从兴建始到损毁,总有一段时间。可以对中国寺庙的持续时间和空间进行一些对应和参照,将两者结合起来。第一部我先做了空间地图,不过好像还有以下缺陷1)虽然把数据已经转换到了wgs84的地理坐标下,但是感觉变形还是很严重,可能自己处理的有些问题,2)需要减少冗余,充分利用LOD技术。3)和Google Map结合,记得以前有一份全球DEM的数据,不过找不到了,如果谁有,可以给我个链接。

fig20071213.JPG

又读《中国疆域的变迁,历史上的中国》

gejianxiong071206.jpg今日读了葛剑雄老师著的《中国疆域的变迁,历史上的中国》。序言中对中国的历史、疆域以及历史地图进行了介绍,我觉得这部分非常值得我们学地图的人看一看,这部分对中国古地图的历史,中国疆域的变化,中国古代著名的和地图有关的文献及人物,以及“古墨今朱”等古代地图编制方法进行了提纲挈领的介绍,如果对中国古地图,或者历史地图集感兴趣,推荐一读。

历代地理指掌图

历代地理指掌图2《历代地理指掌图》是目前保存着的最早一部历史地图集,约于北宋元符年间(1098年—1100年)绘成,为刻印本,该书的作者是谁,至今说法不一。一说作者是税安礼,一说作者是苏 轼,也有说不知何人所作。据有关专家分析认为,作者无法定论就是因当时的《历代地理指掌图》不是同一刻本,有几个不同版本造成的。

《历代地理指掌图》计有四十四幅,每幅图后都附图说。上自帝喾,下至宋朝,各代地图至少一幅,多则五幅,内容相当丰富,是很规范的历史地图集。如:在图 集开篇安排两幅总图,第三幅至第四十四幅图,才是帝喾至宋朝的历代政区沿革地图。再加之前有苏轼序,后有总论,无愧为中国古代地图集之精华和开创之作。地 图包括:古今华夷区域总要图、历代华夷山水名图、帝喾九州之图、虞舜十有二州图、禹迹图……宋朝化外州郡图和宋朝升改废置州郡图等。(注:明代刻本将“圣 朝”改为“宋朝”。)
国家测绘档案资料馆现存的明代刻本《历代地理指掌图》(如左上图)纵27厘米,横17厘米,65页,残本,且只有古今华夷区域总要图至萧齐南国图二十幅,而从萧梁南国图至宋朝升改废置州郡图均缺。最后衣服《圣朝升改废置州郡图》中有南宋的建置,说明这本指掌图已经增补过。同时,这部图集的宋刊本就采用了“古墨今朱”的特色。

《历代地理指掌图》宋代刻本现存日本东洋文库,国内仅见明代刻本,数量极少,国家图书馆存两部,中国科学院图书馆、国家测绘档案资料馆、美国国会图书馆各存一部。另外,北京大学图书馆存有一部清代手绘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