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人文地理学概说》之三 (西方人文地理学发展的历史回溯)

或然论是对决定论和二元论的一种批判的继承,我很欣赏J.白吕纳 (J. Brunnes, 1869-1930) 在《人地学原理》中《地学精神》一章中关于心理因素和地理关系的诠释。他说:“心理因素是随不同社会和时代而变迁的;人们可以按心理的动力在同一自然环境内不断创造出不同的人生事实来”。,他认为:“自然是固定的,人文是无定的,两者之间的关系常随着时代而变化。”

人文地理学做为一门学科,是近代从西方引进的。从古希腊到罗马,甚至伊斯兰文明,如埃拉托色尼 (Eratoshenes, 273 BC – 192 BC)、斯特拉波 (Strabo, 63BC – 19 AD) 以及伊德列西 (Idrisi, 1099 – 1164)等不少人论述过人地关系。但自“进入中世纪黑暗时代后,神学代替了一切”,直到19世纪后期,地理学科才开始形成地文、人文以及区域三大分支。近代科学地理学的奠基人,德国人A.洪堡 (A. Humboldt, 1769-1859) 和 C. 李特尔 (Carl Ritter, 1779 – 1859)(李旭旦先生称其为K.李特尔,在Encyclopedia中,名称为 Karl Ritter,但更多的称其为Carl Ritter)都为地文和人文地理的研究开创了早期理论。

A.洪堡 (A. Humboldt, 1769-1859) C. 李特尔 (Carl Ritter, 1779 - 1859)

基于人地关系的人文地理学理论,按照出现的先后顺序,依次有 环境决定论、二元论、或然论、适应论、人类生态、文化景观论以及和谐论。其实西方人文地理学从哲学、社会学等人文社会科学中批判地汲取相关理论,包括存在主义现象学、人文主义、激进马克思主义、结构主义、结构化理论、现实主义、后结构主义、后现代主义、女权主义、计量革命,逃避主义以及地方性研究。

继续阅读读《人文地理学概说》之三 (西方人文地理学发展的历史回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