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是,余秀华还有浅颦

看完了《柳如是》的电影,脑子里映射出余秀华以及浅颦。都是绝佳的女子,按照钱牧斋的说法(或应是牧斋借如是的诗句)———— “桃花得气没人中”。还想起了我在金陵的日子,秦淮河畔和昆曲小调。 钱牧斋的思想是深厚的,不是任一个激进的爱国主义者所能够理解,特别是当时的情境,恐柳如是对他降清的做法同是一百个想不明白。陈子龙想的是前朝,而钱牧斋念的是传承文道。子龙以身殉国在当世留得美名,而牧斋降清遭人唾骂,位“江南四不肖”之首,但从捍守文脉的角度来讲,功不可没。

附:黄梨洲和钱牧斋是好友,我也有幸浅尝梨洲的文章,2010年亲赴余姚吊唁过先生,图若干:


重走长征路之四 陕甘边与习氏父子

这次重走长征路,我考察了位于陕甘边的南梁乡和梁家河村。习氏父子分别在这两个地方工作过。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曾领导创建了以甘肃省华池县南梁乡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并由他担任苏维埃政府主席;习近平副主席也曾在梁家河大队知青五载有余。

毛主席曾评价习仲勋是一位活的马克思主义者,是从群众中走出来的群众领袖,并为他题词“党的利益在第一位”。

习近平副主席曾这样评价自己在陕北知青那段经历,“从陕北出来,我已经是一个经过一些历练的共产党员了。过去讲信仰,好像是一种很虚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当时那一代青年成长履历就是红卫兵时代跟着激动,那是一种情绪,那是一种氛围;到了文化革命理想破灭,最后变得甚至是一种虚无。最后在那种年龄段,以及在那种时代变成是一种叛逆性,或者说是一种批判主义色彩,最后看书呢,都是批判地看,看那个社会都是批判地看,其实自己呢,钻进去再走出来,最后感到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共产主义理想是伟大的,要做一个优秀的共产党员,这个理念是从这么一个过程建立的,不是一个很一帆风顺的一个理想的成长的过程,它是一个坎坷的成长过程。但是我觉得从被动到主动,但这个时候是扎扎实实的,真正是自己的,不会受别人的影响,在关键时刻是经得住考验的。” 继续阅读重走长征路之四 陕甘边与习氏父子

地域经济发展模式到中国模式

不能算是一篇思路清晰的文章,只是自己片段的思路记载下来。市侩上有说以叶适为代表的永嘉学派乃当今温州模式的文化根基。盖不论国人有一旦发了一笔巨财便装饰门庭,修家谱赞盛世的传统,所谓“乱世扬武,盛世修典”,永嘉学派提倡的事功之学和当今温州的创业精神是有着交集的部分。而这种交集是如何产生的?是基于历史的传承深深烙印在温州人的心中,还是一种牵强附会,自当专家学者评断。

不过大家还是很容易看出温州,苏南,岭南的经济发展模式是很不同的,再比如大范围的中国北方和中国南方亦有很多差异。不过当把这些不同的经济发展模式抽离开来并选择其共同点,也许就是今天我们大家所谈论的中国模式。读了冯兴元先生关于《中国的地方文化与地方经济发展模式的演化》的讲座,我深感受益匪浅。冯先生从文化的概念以及文化演变入手,谈到不同区域的文化,有谈到了不同区域的文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在冯先生看来,文化和经济发展的关系是很密切的。)。其次,在后来专家的点评中,又简要的提到了中国模式。这篇文章,从历史和地理入手谈文化,而后又总结发展模式是很新颖的,但是冯先生在谈论历史和地理对文化的影响上,略显得有些大支。前一段时间一直在看北京大学李孝聪先生的《中国区域历史地理》。我觉得这本书谈论历史和地理问题比较深入,以我浅薄的知识认为还是可以作为借鉴,然后可以更好的分析和总结地理文化现象。 继续阅读地域经济发展模式到中国模式

内圣与外王

内圣外王,指内具有圣人的才德,对外施行王道。“内圣外王”一词最早出自《庄子·天下篇》。但这并不妨碍用“内圣外王”来阐释儒学,因为自宋以来,随着儒道释三教合流,理学出现,随之开始用“内圣外王”来阐释儒学。引用了两篇文章,从内圣外王的关系讲到两者对于当今文化模式的借鉴。窃以为,单就内圣外王的二分法来评断儒学有失公允。而关于文化模式的问题,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甚至民族都会有内圣外王的过程,只不过说,如何达到内圣,又是否要去外王,或者怎样达到外王有着不同的方法。作者以明朝的国家关系为例,认为国家的强大和德行会招致“臣服”,而不是诸如西方国家基于丛林法则的恐吓,武力。儒学讲“礼”,中国自古人与人的关系,甚或是国与国的关系就建立在“礼”的基础之上,穷人家去富人家走亲戚,会带着礼品,但也会得到施舍。夷国到天朝就要“朝贡”,中原的大国必定会赐予些金银财宝或其他必要物资。这种“走亲戚”和“朝贡”的关系扭合了主要的东亚国家。可以说是一种“内圣外王”的方式罢了。

继续阅读内圣与外王

读陈来先生《宋明理学:为往圣继绝学》一文有感

转载一篇来在清华大学国学院陈来先生的文章,题为《宋明理学:为往圣继绝学》。该文深入浅出,阐述了宋明理学产生的北京,传承发展,并交代了关键人物及其主要思想。不失为一篇极好的理学入门文章,博主阅读同时附加自己的感悟,全文如下:

今天讲会的题目是“宋明学案”。学案就是录载学术的传承、发展、演变,“宋明学案”就是把我们国学的宋元明这个时代的国学的主要形态和发展作一个大概的介绍。这里“宋明学案”的学是指儒学,而儒学在宋明时期是以理学为主,其中又包含各个派别。我们今天讲的这个“宋明学案”,是要从“宋明理学”来看看国学的发展在这个时期有什么特色和它的发展演变。

一、宋明理学的起源

理学发端于11世纪,但是发展的苗头可以追溯到中唐时期以韩愈为代表的早期儒学复兴运动。(博注:可惜韩愈这个人资质太浅,但在当时对儒学的发展确实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可谓是魏晋玄学后高举儒学大旗第一人。)韩愈的儒学复兴运动有一个明确的背景,排佛。大家可能都记得几年前曾经发生过的一个重要的文化事件,法门寺的佛指舍利被迎到香港、台湾,当时凤凰卫视做了全程实况转播,特别是台湾地区的行程,受到上百万人的欢迎,后来这个佛指舍利又到泰国。懂一点历史的就知道,这个佛指舍利正是和韩愈有关,这个佛指舍利在唐宪宗的时候曾要把它迎到宫中做一个短期的供奉,结果被韩愈知道了,韩愈写了一个《谏迎佛骨表》,劝诫皇帝不要这么做,不要迎这个佛骨到宫里面来。韩愈认为佛教的进入,让人们不知君臣之义、父子之情,佛教的教义和它的僧侣实践违背了中国传统社会的纲常伦理,因此任由其发展就会破坏这个社会的伦理秩序,使社会无法维持。所以韩愈非常有先见之明地把《大学》提出来,高举《大学》旗帜,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来打击和压制标举出世主义的佛教,通过这种方式扩大儒学影响,开始了儒学复兴运动。 继续阅读读陈来先生《宋明理学:为往圣继绝学》一文有感

宋明理学在江西

“通过对江西的游历,希望能探访宋朝士大夫治学入仕所留下的遗迹,体历他们曾经的生活环境,进一步感悟他们的思想状态和理想抱负。”

宋代是一个礼遇士大夫的朝代,宋太祖开国之初即“用天下之士人,以易武臣之任事者”,并立有“不杀士大夫”之誓约。特别是随着制度策略中“右文”政策的推行,大量知识分子进入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行政机构,成了国家官僚队伍的主体,形成了皇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政治构架。“与士大夫治天下”,、不仅充满了一代士大夫的自豪与自信,也等于是提醒君主,我们是这个政权的合作者。它反映了一种新型的君臣关系,也清楚地表明了宋代政治的特征。宋代士大夫现实境遇的改变,社会地位的提高,直接刺激了士大夫阶层心理意识“在全新水平上的高度自觉”,使他们能够在内忧外患的社会现实中以所投身的政权之安危为念,能够把自身的命运同王朝社稷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宋代的士大夫普遍发展出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范仲淹主张“士大夫”要以天下为己任,“治人”必须先“修己”。 通过考试,皆可为“士”,成为士”这个必经阶段,才能领导社会,“修齐治平”。王安石倡导“为己”之学。他引《论语》“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一语,加以引申,故说:为己有余,而天下之势可以为人矣,则不可以不为人。朱子曰:“存一分天理,去一分人欲。”此语是针对士大夫而言,非对一般百姓。因为士大夫是未来的政治社会领袖,必须了解利、义之分。如同柏拉图主张的“reason高于desire”,也是对哲学家、思想家而说的。所以他说“哲学家”最宜于做“王”。理学的功夫重点主要在“修己”方面,这是一种内转,也是对个人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继续阅读宋明理学在江西

关学考察小记(二) 之生玉蓝田 —— 从“吕氏四贤”到“牛才子”

从北宋吕门四贤到近代的牛才子均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践行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关学使命。但是亲眼看到“吕氏四贤”的家族墓被盗,牛才子的墓被毁,心中不免悲凉。想想北宋时关学兴盛,翘楚中华,不下于洛学;想想《吕氏乡约》破除佛老,让整个关中的风俗为之一变;想想牛才子芸阁学舍闻名全国,招纳海内外学者们论道解惑,做为一个笃信儒学的关中人,又一次迸发出为“往圣继绝学”的历史使命。

引子

吕氏兄弟墓发掘现场

2010年1月14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对外发布了2009年中国考古六大新发现,其中西安蓝田县五里头北宋吕氏家族墓地赫然列于榜上。该墓群使用时间为宋神宗熙宁七年(公元1074年)至徽宗政和元年(公元1111年),共计埋葬五代吕氏族人。 出土墓志内容丰富,为研究北宋官制、科考制度以及河南汲郡吕氏家族起源、分支、途迁和定居西安蓝田后的家族发展谱系、延续脉络、家族成员在墓地中墓穴的排列制度提供了极其珍贵的第一手研究资料。

这次意义重大的考古发现源于一次保护性的墓地发掘。2006年1月,蓝田县三里镇乡五头村的吕富平纠集了其他同伙一同盗掘了自家的祖坟。由于这不肖后人对祖坟的破坏,当地文物部门组织了大量人力物力对北宋吕氏家族墓地进行了保护性发掘。2006年3月至2009年底,经过考古人员的努力,从出土墓志和器物铭文证明它们分属吕大临从兄、从弟、从弟媳、侄女所有,共清理墓葬29座(成人墓葬20座、婴幼儿墓葬9座),出土遗物700余件,砖、石墓志铭24块,另勘探出家庙遗址一座。 有关蓝田吕氏家族的故事也慢慢展现在世人面前。 五里头村目前仍居住不少吕姓村民。而且据说在五里头村小学位置,当年有一座祠堂,有人说那里正是吕氏家族的家庙。直到现在,在学校的操场上仍然可以看到当年的地基痕迹,院子里还有两棵老树,而在教学楼的后面还发现有安放房柱的柱础。除了五里头村的吕氏后人外,在距离墓地几公里外的乔村,也有近三分之一的村民都姓吕。经走访得知,他们正是蓝田吕氏家族的后人,乔村有位老人表示,“(五里头村)有家族谱,原来在吕氏家庙,现在烧了,再没有家谱延续”。 继续阅读关学考察小记(二) 之生玉蓝田 —— 从“吕氏四贤”到“牛才子”

关学考察小记(一)

关学作为儒学史上承前启后的一个重要学派,从北宋到清末,延续了800余年,誉播华夏,影响深远。明代著名学者王阳明曾说:“关中自古多豪杰,其忠信沉毅之质,明达英伟之器,四方之士,吾见亦多矣,未有如关中之盛者也。”这样的评价并非过誉之词,历史上的关中学者当之无愧。但不得不承认,从刘古愚、于右任之后,近百年来再没有出现关学代表人物。(PS:吾辈的责任重大啊。)

关学,是萌芽于北宋庆历之际的儒家学者申颜、侯可,至张载而正式创立的一个理学学派。“关学”之名是由冯从吾编著《关学编》为始。所谓“关学”,即关中(散关以东,函谷关以西,武关以北,萧关以南,取意四关之中。后增东方的潼关和北方的金锁两座古代称关中)之学,是从地域角度而言的,无论是张载之前的申颜、侯可,还是张载之后的吕大忠、吕大钧、吕大临、、李复、范育、游师雄、种师道以及金元明清时期的杨奂、杨恭懿祖孙三代、吕柟(nán)、冯从吾、李二曲、李因笃、李雪木、刘古愚、牛兆濂、柏景伟、宋伯鲁、于右任等,都是关中人,故其理学又称为“关学”。 (PS: 吕氏兄弟,冯从吾,李二曲,刘古愚,牛兆濂,于右任都是继关学的代表人物。) 继续阅读关学考察小记(一)

唐晓峰的新书 ——《从混沌到秩序:中国上古地理思想史述论》

从混沌到秩序中华书局近期出版了社科院唐晓峰先生所著的《从混沌到秩序:中国上古地理思想史述论》一书。虽然还没机会从市面上购买,但北大李零老师的一篇读书笔记《“地理”也有“思想史”》甚是吸引我。

所谓“上古”,一般是指文字记载出现以前的历史时代。对世界各地上古时代的定义也因此不同。在中国上古时代一般指夏以前的时代。在两河流域和埃及一般指公元前5000年以前的历史时代。因为上古时代没有当时直接的文字记载,那个时候发生的事件或人物一般无法直接考证。这些事件和人物也往往带有神话色彩。在我国历史分期上多指夏商周秦汉这个时期。有时亦兼指史前时代。中国上古时代传说的帝王有:炎帝,黄帝,少昊,颛顼,帝喾,帝挚,尧和舜。之所以是上古地理学思想论述,唐晓峰先生就并不随惯例,又禹贡讲起,而是直接延伸至远古的神话时期,盘古开天和女娲补天。在思想史方面,唐先生还甚有见解的对道家与儒家的地理观进行了对比。

继续阅读唐晓峰的新书 ——《从混沌到秩序:中国上古地理思想史述论》

花开两朵 各表一枝

我所在位置,弹出对话框,显示论语经典章句
我所在位置,弹出对话框,显示论语经典章句

如果单纯在我所在的位置显示“Where I am.”,就会显得过于单一,所以思量着上网顺便学学国学,本来想上载《近思录》或者《中庸》节选,在某人的建议下上传了《论语》的经典对话。首先在guoxue.baidu.com上下载了论语,然后将对白整理成json格式,而后通过adobe.serialization.json类去读取,并解析为array。这样随机选择其中一条放入infomapwindow的content参数里面。关于随机数选取是需要注意的地方,我运用了如下语句:

var cnt:String = jsonObj[Math.floor(Math.random() * (jsonObj.length + 1))].item;

okey,大功告成,是以记之。

子曰:默而识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何有于我哉?

一点点“内圣外王”的感觉

说余英时先生比较喜欢用“内圣外王”这个词,但是常常又被学界诟病过于两分法,儒生们不是内圣,就要去外王。最近对入仕有些想法,闲来翻看了《朱熹的历史世界》一书中关于理学家及其政治取向的讨论。

宋神宗有“与士大夫共定国是”的理念,让士大夫们活跃于政治舞台,并有机会实现政治抱负。同时,宋代理学家们讲“得君行道”,大意上,只有跟随了好的君主,才能实行自己的政治理想。

“内圣外王”确实是一对矛盾的混合体,韩元吉就指责朱熹这个人实在是难以辩解,因为按照朱熹本人的观点,他“本无宦情”,却又时时“有济时及物之心”。同时,陈亮可以说是“外王”的代表人物,但并不被朱熹当作是“同道中人”。朱熹倾向于如要“外王”,必先“内圣”的观点。所谓“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最近温家宝总理经常引用宋理学家张载的一句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大抵上道出了儒生们的政治理想,和大家分享 。

美众议院通过决议纪念孔子诞辰2560周年

转载(环球网 http://www.huanqiu.com/ 作者:李秋恒)一则新闻:
据英国BBC消息,美国国会众议院28日以361票赞成,47票反对,通过一项决议案,纪念孔子诞辰2560周年,并且赞扬儒家思想对人文社会的贡献。
报道说,民主党德州联邦众议员格林在9月底提出一项决议案,纪念孔子诞辰2560周年。 一个月后,决议案获得国会众议院通过。
格林称, 孔子的儒家思想对全球许多国家的社会与政治思想带来深远的影响,包括中国、韩国、日本以及越南等。 孔子的著名思想包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哲学。
这项旨在表达国会立场的决议案还列出一些著名的儒家哲学,包括君子的为政之道、忠、孝、以及仁、爱等哲学。

经历这次经济危机,西方对中国在经济和政治上有别于西方民主国家式的发展模式更加关注,揪索其原因,在哲学思想上,孔子以及儒家学派的影响不容忽视,美国人开始重视孔子的思想,纪念孔子的诞辰,大概也能说明一些问题。

美国众议院

读《朱熹的思维世界》以及浅谈朱熹的上位

田浩的题字本来今天想把《朱熹的思维世界》这本书还掉,但是觉得总是要把心里话说出来,似乎才求得安慰。一帮人喜欢将田浩的这本《朱熹的思维世界》同余英时先生的《朱熹的历史世界》进行对比。不过我一直没能从燕京借到余英时老师的那本书,所以只好作罢,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朱熹的思维世界》这本书最早是田浩(Tillman)于1992年发布的英文版本,以后翻译为中文,并陆续在台湾和大陆进行出版,版本很多,我读到的是1996由台湾允晨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的。同时,我在燕京图书馆借到的这本也得到了田浩的亲笔题字,可算是珍藏版吧。 继续阅读读《朱熹的思维世界》以及浅谈朱熹的上位